如果我没在开头标明史向整理史向分析,那一定是同人创作,私设如山,不必计较


同人和历史不必分太开,也不必完全不分开


要讨论历史欢迎和我私信,谢绝在同人文下ky


感谢诸君(鞠躬)

d性情大变,以前我追她时隔层纱,现在她追我,令人恐惧到无以复加。其实可能d心情不错,还抽空给我画跷跷板,告诉我从哪个点用多大的力钉子平衡处如何放置……飞出去会摔得更惨。

l的心情非常糟糕,气压低到十二月飘雪,在我旁边瞪着d,笔记本亮着没做完的Excel(由于死机鼠标一动不动),她表情是麻烦你俩立刻消停。

於球夹在中间没法做人,想装死奈何还有基因编辑辩论稿欠着,沉默沉默沉默,暗下决心要每天摸段子磕cp来治愈自己。

最近的生活用广电禁词形容叫xx大爆炸。tiresome至无以复加,每天三省:我做完了吗ddl到了吗队友在搞什么。日常怀疑几年前到底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选择另外的道路。

新年想找...



我遇见一个讲故事的年轻人。他给我讲一个故事(收两块钱),煞有介事说是吴宫秘史。

传闻有个叫陆逊的上大将军,死的不清不白,史书里表示死于愤懑。然而——年轻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:“为情所害。”

我感兴趣地往下听,他便要收两块钱了。

年轻人开口:以前孙权,对,就是吴国那个皇帝,和陆逊有一腿。

过去荒唐做的事,后来成了吴大帝的把柄,晚年潘夫人叫孙权鬼迷心窍,色令智昏。孙权回想起那个陆逊,担心“红颜祸水”,于是要除了他。

“怎么除的?”

年轻人又收我两块。

他眯起眼睛道:“赐毒酒,自杀。”

据传陆逊聪明,不喝。然而他心已乱,总记挂着自己得罪了皇帝,害怕遭暗算,没多久撒手西去,倒遂皇帝意...



经年之后孙权打道回府,行过陆逊死的地方,有点伤心,给他立了块墓碑。墓碑先写上大将军陆逊,又在旁边加了陆伯言,字特丑,如其人。

再经年之后陆逊得知此事,面无表情地从生死簿上勾了孙权名字。心道万岁很好,我给你加个万万岁。鬼差惊叹woc哪个神人能让陆大爷看上啊,陆逊说就是看不上,害怕他下来烦我。

鬼差啧啧啧:凡心大动。

鬼差又问:你是要投胎见他还是要他死了见你?

陆逊说:都不要。

再再经年后陆逊下凡办公事,路过自己的坟头,细细打量发现变成了“孙权   陆逊墓”。然后他用手把墓前杂草扒开,是“孙权之妻  陆逊墓”。

陆逊被气笑,将杂草赶了回去。

一个小破...

幸为天下客



[到底是什么让我把东吴茶楼写成了武林外传]

01.

孙权早年颠沛流离,被他哥扔在老家,走到半路失去方向,更凄惨时还叫老虎叼过。“娘不疼爹不爱”,寻寻觅觅冷冷清清。

这时他遇见了陆逊,和他一样的小白团,可吃可揉。

两个白团子离家出走,寄宿在街对面的周府,蹭吃蹭喝毫无羞耻。

后来,又过了几年,小白团长成大白团,孙策托人捎话说要接弟弟出去历练。并且附加:我认识了位朋友,朋友很好,朋友长得帅,朋友要我接弟弟出去历练。

从此历练在孙权心中成了“交朋友”的同义词。

然后变成了“交男朋友”的同义词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周瑜的茶馆叫东吴茶楼,坐落于江湖南面,平日生意不错,渐渐也成了情报中转站...

今天才拿到了书,这种等待有点漫长。然而比起二花鸽的几年,感觉没那么长了。

图片上底下那本可能需要拿来垫桌角了(……)

没有签名,可惜。

吾不梦周公久矣。

然后坐在桌边(又一次)看完了全本,似乎晚上可以梦见中年大叔们(平静)。

有点遗憾那篇《挫骨扬灰的浪漫》没收录,多好的周老板和不详姓氏的徐夫人。

特别,特别喜欢《勇往直前》,无论如何都在的安心。化成灰都在。和《神形俱散在群星闪耀时》一对比,简直没法更治愈了。

拉郎时空穿梭纵横中外俯仰古今……完全看不出两坑当时的相貌了。然而你瑜一如既往的帅。

[“不能。”周瑜笑道。]

回答得很瑜哥。

二花的瑜哥和别人的瑜哥是不一样的。在磕cp...

长街


鬼故事系列。凌晨三点半。

长街名为东吴街。

左数第一扇门挂着灯笼,亮亮的,在风里也不摇曳。

孙权从这扇门里出来,灯笼只闪了闪,如送走不速之客。那上面隐约浮现出一个孙字,繁体,在红光中很快湮灭了。

他推着自行车,往巷道深处去。

有一只青色的小鸟在电线杆上看着它,眼睛幽幽,瞧不出感情。

这条巷道古旧,破烂,偶尔还像鬼影。

孙策是孙权认识的第一个住客。街角的两扇门,有一篇是为他打开的。

有四扇是为他开的。旁边那家挂着周姓灯笼,没风时,也能轻轻摇晃。

“你是怎么认识周瑜的呢?”孙权问。

“往黑暗里走时,白天起来两个人一起上学,再一起回家。然后,在黑暗里相遇。”

或许,应该有如...

权逊中短篇推荐(含部分r18)



微云文件分享:https://share.weiyun.com/50KRjga

感谢小红心和推荐,只做伸手党不厚道哦✺◟(∗❛ัᴗ❛ั∗)◞✺

想了下还是把中短篇推荐也写了。

毕竟拖得太久不厚道。言而有信,祖先诚不欺我。

因为比较多所以懒惰到随机写文评法,想到什么写什么,大家勿怪。

有妹子问会不会侵权,我觉得应该不算吧。就是,每一条路上都应该有个整理者和传承者,让宝贵的记忆不至于丢失——我在做的大概是如此一件事。

向每位太太致敬,爱你们。

——

如果看短篇,看到这两位作者的名字,可以放心食用。

“椒盐大王蛇”“陆桃花”

是一对好友。

前者还在lof上...

诸葛亮:我有一位迷弟

周瑜:巧了,我也有

诸葛亮:可你迷弟不写小说

周瑜:但我有拍电影的迷弟,这就够了

孙权:我的迷弟,他让“生子当如孙仲谋”传遍了全中国

孙策的场合:虽然因为我早逝策瑜正史粮不多但我和公瑾却是三国热度第一cp大概因为真爱吧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郭嘉的场合:至于我,虽然衍生不多但正史很甜所以曹郭也一如既往的热。

郭嘉的场合:……算上电视剧衍生好像还挺多。

诸葛亮的场合:好像正史就很甜好像每部作品都有我和主公好像衍生特别多。这么受喜欢也是意料之外啊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孙权的场合:我到底是怎样把一对官方盖章搞到了如今的地步

对啊权崽,你到底怎么把我圈搞成了...

谋杀孙策



“我要杀了孙策。”孙权说。

“理想远大,值得表扬。”陆逊回答。

“不,这很正经。我,有朝一日,绝对会,杀了孙策。”

陆逊不为所动甚至有点好笑,伸手拈起小饼干,鼓励地点头:“对,有生之年你能做到。”

弟弟比哥哥小,杀不掉总能耗掉。

而面前怒发冲冠的孙权依旧严肃。他难得生气,居然收到引力场无视波。“我要杀了孙策。”

“加油,”陆逊吃完小饼干,“在下不陪你找死。”

东吴茶楼挂着副对联。上联:有朝一日剑在手,下联:杀尽天下负心狗。横批由周瑜提笔:东吴。

挂在那十几年,没换过。

“你知道孙策干了什么,”权公子说,“他居然乱改下联——他删掉了负心。如此一来上联七字下联五字,毫无美感。...

©七棵榕树 | Powered by LOFTER
1     /     4